营口信息港

当前位置:

霸者何为 第597章 征粮之难

2019/10/12 来源:营口信息港

导读

霸者何为 第597章 征粮之难第597章征粮之难接着等琴城城主明白于通几人乔装打扮的目的后,对几人以礼相待。紧接着在于通的询问下,

霸者何为 第597章 征粮之难

第597章征粮之难

接着等琴城城主明白于通几人乔装打扮的目的后,对几人以礼相待。紧接着在于通的询问下,琴城城主也不加掩饰地说明了琴城的情况。大体意思是因为匪患和夜军到来的关系,城内目前人心惶惶,不仅要应付随时可能入城劫掠的强匪,还要提防即将到来的夜军,形势十分恶劣。

说起来,琴城内目前还有一定秩序与琴城城主苏弛有着很大关系。苏弛为人不仅刚正不阿,而且极富有侠义心,在位多年,深受琴城人民爱戴,算得上是一个有仁有义的好城主,苏驰也自然与渠城那自私自利的城主有着极大不同。

先前在翼国全面战败的消息传回来后,时局动荡,琴城内同样有许多家族势力准备逃难。如果他们一走,琴城的自保力量一定会大大衰弱,但关键时刻苏驰站了出来,一边团结城内各方势力,一边打开城门接收各地难民。为保琴城安定,多日来苏弛不断奔走,近来才稍稍稳定城内的局势。

多年来积累的名声让苏驰的努力收到成效,在稳固人心方面成效为突出,可在接收大量难民以及与其他城池断绝联系后,粮食方面因为那些难民的出现,以及现在的形势变化,琴城目前的库存并不算充沛,而且还在渐渐形成问题,所以在于通提到不久夜军便要到琴城征粮时,苏驰的态度极其明显。

基于琴城目前的情况,他们不会向夜军提供粮食,如果夜军要强行征粮,那琴城不会任人欺负。小阴山的那伙强匪不行,夜军同样不行。

在明白苏驰的意思后,于通和徐达不免意外,紧接着,两人在估量着琴城整体实力的同时,还都感觉到事情的棘手。现在林玄仲不在琴城,他们没法做主与苏弛进行商谈,只好把得到的信息都记下,等回去汇报给林玄仲。

在双方交谈到阶段,还是于通多了一个心眼,问了一下关于那些强匪的信息。正好苏弛对那些强匪有些了解,结果自然一五一十地把强匪目前的规模,以及重要首领的人数信息告诉几人。

在苏驰的叙述下,于通和徐达更是意外,原来那伙强匪一共有七个首领,而且每个统领都是七阶武修,下面每人还管着一百号人。虽然总人数还没有超过千数,但整体实力已经不容小觑,在了解匪寨的情况后,现在于通和徐达倒是能想明白为什么先前苏驰在提到那些强匪时,无形中总会表现出一种忌惮之意。

一番震惊过后,于通和徐达又不免心生疑惑,两人实在是不能明白为何在如此偏僻的地方,会形成如此大的强匪组织。于是,两人又不得不向苏驰追问匪寨规模扩大的原因。

根据苏弛的解释,那些强匪中有不少都是从琴城和渠城逃难的人,还有些是越狱逃走的罪犯,尤其是原先渠城关着的犯人。总而言之,那些强匪中没有一个是好人。

在过去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强匪的规模近乎壮大十倍,这种情况的确令人惊讶无比。而苏弛之所以对那伙强匪如此理解,不仅因为其本身是琴城的城主,还与一件重要的事有关。

不久前,那伙强匪公然传来消息要袭击琴城,还逼迫苏驰尽早破财消灾,免得等他们进城时后悔莫及。

琴城内家族势力不多,而且都是一些小型家族,每个家族里顶多只有一个七阶武修坐镇,算上苏弛,城内的七阶武修一共不超过两手之数。在城内高阶武修与强匪首领人数差距不大的情况下,苏弛自然对那些强匪很是忌惮,所以现在才有全城戒严的情况,苏驰一边把所有城门打开接收难民,一边还要在每个城门处加派人手防止强匪随时来犯。

值得一提的是在各个城门设防正是于通他们会被时间带到城主府的一个主要原因。

在从苏驰口中了解到这么多的信息后,于通和徐达直接向苏弛告辞离开。带着几名部下,八人又在城里转了一圈。与渠城的实质情况没太大差别,琴城同样是一坐破落小城,整个城内似乎只有那几家客栈,没有任何繁华的气象。特别是在午后,街上的行人大大减少,过分冷清的场景令几人都感觉到一丝不适。

当他们仔细观察那些来往的平民时,那些平民注意到他们后,一个个眼中充满警惕,似乎对他们这些外来的人有着出于本能的防范。随便找一家客栈吃顿午饭,再顺便打听一些消息后,于通和徐达很轻松地证实了苏驰的许多说法,眼下琴城的局势的确比较糟糕。

说起来,琴城往南一些,同样有不少小城要防范强匪的威胁,战乱的时局加快了强匪规模的壮大,对许多实力弱小的城池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带着从琴城打听到的诸多消息,八人又骑着马匆匆赶回渠城。

等见到林玄仲后,由于通转述,把他们在琴城里打听到关于强匪的消息,以及关于琴城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林玄仲。

在于通的叙述下,林玄仲知道越来越多本想知道的消息,同时也越来越感觉到他们所面对的情况有多恶劣。如果苏驰不愿合作,到琴城征粮的事将遇到陷入困境,在感叹此行异常不顺的同时,林玄仲只觉得于通和徐达带回来的信息依旧有限。如果不清楚苏驰对那些强匪以及对夜军的态度,接下还是不好做出打算。

等于通说完,不仅是林玄仲,邢虎和王一吼同样皱起眉头,接下来该怎么征粮,两人心里自然都没什么底数。

“林将军,你看如何是好?”王一吼摇摇头,想起于通说过苏弛不肯合作的事,越发觉得事情棘手。如果现在夜军赶往琴城,苏弛却紧闭城门,难道他们真要攻城不成。在没有攻城器械的情况下,那不算高的城墙还是会给他们带来困难。

另一边,在强行到琴城征粮方面,邢虎的想法与王一吼类似,攻城不是一件易事,毕竟他们还兵力有限

。若真要强行攻城,那还不如像之前那样畅通无阻地进入渠城般进入琴城。简单点说,邢虎宁愿现在琴城的情况与渠城类似,也不想带兵攻城。

至于林玄仲在好好考虑一番后,还是不想攻城,毕竟不远处还有一个强匪组织虎视眈眈。眼下他们所面对的情况的确艰难无比,远远超过从石岩城出发时,林玄仲原本的预期。对于次带兵办事的林玄仲而言,无疑是一次巨大挑战。

在内心极不赞成攻城的情况下,林玄仲打算先亲自到琴城走一趟,必须当面向苏驰讨个说法,林玄仲敬重苏驰的为人,所以亲自去拜访还更为合适。

想想于通说过那些强匪有抢掠琴城的打算,林玄仲觉得或许可以从这一点出发。如果能联合琴城的力量剿灭强匪,或许就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当然目前这还只是林玄仲的片面想法。

坐在大殿上面,望着下方一个个面带思索却没说话意思的王一吼等人,林玄仲内心五味杂陈。自从抵达兰花村后,征粮之事渐渐变成压在林玄仲肩上的重担,似乎里里外外大大小小每一件事都需林玄仲自己出力,在想着关键时刻王一吼他们并不能帮到自己的同时,林玄仲也深深地意识到当一个统领有多么不容易。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大殿里众人沉默许久,终还是先前想着要去琴城走一趟的林玄仲打破平静,“明日本将要亲自去一趟琴城,征粮一事等本将回来再做决定。”

“于副将已经说的很清楚,琴城城主不愿配合,将军为何还要白跑一趟?”下面的王一吼听到林玄仲说话停止来回踱步,抬起头一脸疑惑地看着林玄仲。

“于副将他们带回的消息的确很详尽,可对于本将而言,他们不愿交粮的原因还不够,”可能是因为对王一吼等人心有不满,林玄仲像是极力耐心地在做解释,语气中参杂着不少怒气。

“那将军是否打算带着军队共同前去?”只不过王一吼根本没意识到林玄仲的那一点火气是对着他们,反而还以为林玄仲是对那琴城城主不满。

“不必,本将只带于副将和几名近卫去便可,”摇摇头,林玄仲脸上的不耐之色更甚。

“将军是想再去看看琴城城主的态度?”王一吼神色一惊,根据林玄仲的回答一下子完全明白了林玄仲此行的目的。

“将军万万不可冲动,于副将先前已经说的很明白,琴城城主绝不会拱手交出粮食。要是将军去威胁他们,他们反做些对将军不利的事怎么办?”另一边,一直在旁边听着两人的邢虎此刻好像听明白了林玄仲的意思,然后基于其自身理解当即劝阻起来。

“本将知道有些风险,不过本将此行并不是要当面威胁他们,”对着邢虎摇摇头,林玄仲已然没有再与他们说话的心情。

“将军,依本将看,要是不带军队前去,恐有不测。若是将军没有明确的计划,还是不要冒险。”

忻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抚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江西白癜病医院
忻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抚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