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信息港

当前位置:

墨舞夜魔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营口信息港

导读

【一】一双小手     在农村九月底十月初包括国庆节期间正是秋收的大忙季节,城市里的人都忙活着到处乱逛的时候,农人们正拼死拼活的收割着自己赖

【一】一双小手     在农村九月底十月初包括国庆节期间正是秋收的大忙季节,城市里的人都忙活着到处乱逛的时候,农人们正拼死拼活的收割着自己赖以生存的那点粮食。我在九月中旬就回了家帮着家人干活去了,可能是干的农活太劳累,晚上我一躺到那张硬板床上就能立刻进入梦乡,这样一来反而把我多年失眠的毛病治好了,可惜的是好觉没睡上几天就又出事了。  那天晚上累得快散了架的我一躺到床上就又睡着了。正睡得香,突然之间一阵飘渺悠扬的笛声忽远忽近地在我耳畔回荡起来,那笛声神秘婉约甚至有些许的诡异,像从遥远的天外传来,又像在我的床边。我从梦中惊醒,笛声消失了。我揉了揉眼睛,看了看表时针指向了午夜零点。我看了看窗外,窗外是一条蜿蜒的窄窄的公路,也许是做梦吧!我没多想便又倒头睡去。可是连续几天那神秘的笛声总是在午夜响起,而且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甚至我醒来的时候那笛声依然存在,肯定不是做梦,这引起了我高度的重视,我忽然想起了前几年听过的一个鬼故事《夜半笛声》。  作为一个经常与灵异为伍的人来说午夜笛声并不可怕,令人费解的是笛声究竟从何而来?那笛声非常得飘渺,亦真亦幻,听不清笛声的来源。那天晚上午夜笛声又响了起来,我跑到门前的小路上寻找声源,午夜的小路很寂静,不是声源所在地。我又回到房间坐在床头百思不得其解。笛声依然悠扬甚至有某种蛊惑的力量夹杂在其中。我有点心烦意乱,心想是不是又撞鬼了啊?要知道离我家不足几百米的地方就是一个硕大的坟场,可是这个坟场埋着的人都不是外人都是我们本村所故去的人,里面也包括我很亲近的长辈,按道理来说他们即使故去了变成鬼终究还是自己人,自己人就不应该搞这一套来吓唬人啊。  正纳闷间我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因为就在这一瞬间我听得很清楚,那笛声、那笛声分明就来自我的房间内。这一惊非同小可,我跳下床来赤着脚来回搜寻。房间还是那个房间,除了多出一个诡异的笛声外一切正常,我倒吸一口冷气心跳的速度又很娴熟地加快了。这个房间不足十平米,也就是说那神秘笛声的主人其实离我很近很近,也许就在我身边也许就在我背后也许就在我面前;也许当我睡觉的时候他或她就站在我的床前甚至就躺在我的身边,只是我看不到而已。  哎呀!一想到这里我心头“咯噔”一声,恐惧的感觉瞬间袭遍全身,额头的冷汗又习惯性地冒了出来。这次的恐惧感要远远强于过往的任何一次,我经历的恐怖事件有很多很多,但即使可怕的鬼魂我都能看得到他们真实的面目,可是这一次我却什么都看不到,连个影子都看不到,虽然他或她离我仅有咫尺之遥。  我睡意全无越想越害怕,不停地在房间里转圈;不停地回头看,可是什么都看不到。只有那婉转的笛声在我耳畔盘旋,似乎在故意挑战我的心理极限。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当时我极度恐怖的感受,我不知道有没有人是否有过如下的经历:一个人在午夜独行忽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然后猛一回头,看到一个面目狰狞的东西;或是猛一回头却什么都看不到。这两种情况下究竟哪一个更恐怖?我的答案显然是后者,现在我宁愿回头看到一个可怕的东西站在我身后也不愿意什么都看不到。世界上恐怖的事情莫过于他或她明明站在你面前而你却看不到。我的心理防线趋于崩溃了,我变得狂躁起来,我歇斯底里的喊叫:“你、你是谁?出来给我出来啊。”可是除了笛声悠扬我什么也看不见。   冷汗已浸透了我的全身,我的声音开始变得虚弱,变成了一种带着哭腔的哀求。我颤抖着声音哭着乞求道:“我非梦从小到大从没有做过一件坏事,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对得起天地良心,我不管你是神是鬼,如果你跟我一样的善良,如果你不想加害于我,我求你让我真正的感受一下你是真实存在的好吗?你这样虚无飘渺我真地承受不住了,求你了好吗?”说完我闭着眼睛等待着。  笛声消失了,房间里寂静的可怕。突然一件让我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事情发生了。因为在那一瞬间我感到了,我分明感到了有一双小手悄悄地放在了我的手掌心。天啊,这是多么的神秘而诡异啊。我的手掌里竟然放进了一双小手,那双小手冰凉,但我依然能感受到那是一双不超过十岁的小女孩的手。我轻轻握住了那双小手,所有的恐惧一扫而光。我睁开了眼睛想看看小女孩的样子,可是我面前什么都没有,那双冰冷的小手也在瞬间从我手中消失了。我不知道小女孩为什么会跑到我房间里来,但我坚信她是一个可爱的、善良的小姑娘,因为她把小手放进了我的手里,让我感受到了她的真实存在,她不是一个恶鬼。  我很想再仔细听听那悠扬的笛声,可是从此以后午夜笛声却消失了,直到现在再也没有听到过,我开始怀念那午夜笛声还有那双冰凉的小手了……      【二】鬼撞墙    这并不是一个虚构的故事,确切的说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件,我讨厌虚幻的和哗众取宠的东西,我只是如实的记录下我所经历的可怕一幕来缓解我内心的巨大恐惧。我相信在我平淡无奇的一生中那些离奇诡异恐怖的事情将如影随形的陪伴我直到终老,直到我躺进棺材化成灰。显而易见这些可怕的如同梦魇般的奇特经历对我的身心所造成的影响和伤害是巨大的,它让我变的更加敏感脆弱甚至神经质。这就是宿命!  那年冬天一个平凡的一天,冷风呼啸着吹着。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天我是在女朋友家度过的,女朋友家所在的村子离我所在的村子相邻。我和女友几乎缠绵了整整一天,直到日落西山我才恋恋不舍地告辞而归。冬季的农村静谧而萧条,乡间的小路几乎见不到行人,我一边走一边回想着这一天的幸福时光,不觉又心猿意马起来。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忽然我感到眼前一花,似乎有个影子从我身边一闪而过,我揉了揉眼睛四下张望。  突然,我的身子僵在了地上,全身的毛发刹那间竖了起来。因为我看到了在离我七八步开外的一棵树上,赫然挂着一个人:一具女尸。这个女人三十五六岁的样子,头上围着一条淡黄色围巾,上身穿蓝底红花棉袄,下身着一条灰色裤子,脚登一双黑色棉鞋,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如果仅仅是一具普通的尸体显然不会吓倒我,可是眼前这具吊死的女尸却着实让我大为惊骇。她脸色铁灰泛着幽幽的清光,眼珠狠命往外鼓着;从她嘴里吐出的血淋淋的舌头居然垂到了胸前,在冷风地吹拂下来回直晃,就像一条鲜艳的红色绸缎随风飘扬。更让我心惊肉跳的是她的嘴角竟然浮现着一种神秘诡异而又温柔的狞笑。  冷汗早已顺着脊背流淌下来,我几乎用了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前狂奔,直到我跑不动了才停下脚步,俯下身子大口喘着粗气。我想我跑出的这段距离足够三百米了,等到稍微平静了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直起了身子。可就在这一瞬间,突然我像一根弹簧一样蹦了起了,然后身体象筛糠一样抖动不止。我看到了离我七八步开外的一棵树上分明挂着一具女尸体,而这具尸体显然就是刚才那具女尸,树也依然是那棵树。  我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几乎要从胸口里蹦出来。我“嗷”地一声怪叫没命地往前逃窜。可是当我停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却依然是那棵树;依然是那具惊悚的女尸。我瘫软在地上,没有力气更没有勇气往前跑了。无数次的恐怖经历所积累起来的丰富经验明确告诉我,这次遭遇是一起典型的“鬼撞墙”,再跑也是徒劳,无论怎样拼命地跑无非是在原地转圈而已。天已经完全黑了,我绝望地坐在地上默默地陪伴着眼前这具女尸。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我感到一阵阵地窒息。我拼命张大嘴巴喘息着却无济于事,强烈的窒息感让我直想往外吐舌头,我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恰在此时,一声清脆的汽车鸣笛声让我猛然清醒,一辆货车从我身边急速驶过,我像看到救星一样跟随着汽车尾灯向前狂奔。  终于到家了,一进家门我“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父母被我的样子吓坏了,过了许久我才恢复了些许的平静。我把刚才的经过诉说一遍,父母惊得目瞪口呆。母亲说刚才她给我打过电话,电话提示说我正在通话中。听罢我“忽”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刚才我根本没有同任何人通过电话,我慌忙掏出手机,手机显示没有任何通话记录,父母和我顿时僵在当场。  夜里我便莫名的发起了高烧,父母把我送到镇医院时我已烧到了41度。在昏迷状态中我似乎又看到了那具女尸,长长的舌头,乌黑的脸还有嘴角那诡异的微笑。两天后我终于退烧出院了,在我收拾东西出病房的时候,一个年长的医生悄悄对我说:“小伙子,以后可别这么干了,你还年轻有什么想不开的就说出来,千万别走极端。”我迷惑了,吃惊地望着医生:“我、我什么都没干啊!”医生对我说,根据检查结果我的脖子上有被绳子勒过的痕迹。我大惊失色,慌忙地跑回家告诉了父母,无奈的母亲在我惊魂的地方烧了几张纸祈祷了半天才终于将此事了结。     【三】《我又回来了》    这次的主角是我的一个侄子。 小家伙今年六岁了,虎头虎脑的非常惹人喜欢,可是就是这样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我却不敢跟他单独相处,即使有很多人在场时我也从来不敢去接近他。因为我一看到他,我的心就会“砰砰”地剧烈跳个不停,我知道这是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在作怪。是的,我很害怕我的小侄儿,那是因为在他四个月大的时候在他身上曾发生过一件极其诡异的事件。是的,这件离奇的事儿只有我一个人亲眼目睹了,六年来我从未把这件事情告诉过任何人包括他的父母,我怕他们会感到恐慌;六年来这件事象鬼魅一样缠绕在我的心头挥之不去,不可思议、神秘莫测、无法解释。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时间大约是两点钟左右吧,我四个月大的小侄儿躺在摇篮里正甜甜地睡着,我坐在旁边的一个小板凳上看书。房间里很安静,偶尔我的小侄儿会发出撮嘴吮吸的声音。看了会书我感到百无聊赖,便站起身来轻轻的在房间里溜了两圈,随后站在摇篮前看我的小侄儿熟睡的样子,小家伙两眼紧闭着,脸蛋红扑扑的,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攥成拳头,蜷曲着小胳膊放在脑袋两侧,那模样甚是喜人。我情不自禁的俯下身子在小家伙那散发着奶香的脸蛋上亲了一下,然后我拿起书就想接着看。突然间,就在此时惊异的事情发生了……  我的小侄儿,啊是的,是我的小侄儿,他才四个月大。可是他、他却蓦然间的说出了一句话,他说、他说:“我终于又回来了!”我无法用任何文字或语言来描述当时我是一种怎样的震惊与恐慌,我就象个木头人一样僵在了当场,书早就掉在了地上,眼睛死死盯着摇篮里的孩子。打死我也不相信四个月大的孩子会说话而且说出了这样一句高深莫测、神秘古怪的话,可是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发生的,我亲眼所见又怎会有假?  我的小侄儿啊发出的是一种怎样的声音,总之我无法准确的描述出来,那声音不象孩子更不象成人;不成熟但也不幼稚;虚无缥缈但又真真切切;像男声却又象女声。更让我感到心慌的是我的小侄儿在说完这句话后,脸上居然浮现出了一种极其怪异的笑容,那笑容我一辈子都无法忘却,我只能用“神秘”两个字来表达那种笑容,这种笑容持续了足有三分钟,终于隐去了,我的小侄儿又恢复了常态。  我的额头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密密麻麻地渗出了一层冷汗,我是这一灵异事件的目击证人,我知道即使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但事实终究是事实。六年来我的小侄儿一直健康快乐的成长着,但是我却再也没有抱过他也从来不敢轻易接近他。我心里始终有一种预感,那就是在我的小侄身上迟早还会发生更加诡异的事情的,虽然我无法预测在他身上具体会发生什么,但我相信在未来的某一时刻肯定会发生的。是的,我坚信!     【四】死者复活    接着讲我的故事,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按下葫芦起来瓢。我的小侄子诡异事件发生没多久,我们村就又出怪事了。究竟什么事呢?各位看官,仔细听好:我曾亲眼目睹过死人复活这样蹊跷而鬼气森森的事件。我想强调的是这个人的死亡并非处于医学意义上的假死状态,而确确实实是没有了生命,是一具真正的尸体。虽然这是六年前发生的事了,岁月如梭这么多年来这件怪异的事情一直清晰的镌刻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每一个哪怕是极其微小的细节都不曾有半点的遗忘,直到如今大凡我周边附近如有哪位老人不幸辞世的话都会令我恐惧万分彻夜难眠,备受煎熬;我会用闪电般的速度联想起六年前那个“死而复生”的事件来,不是我胆子小而是我真的怕了……  捂着“咚咚”乱跳的心口我还是从头说起吧!六年前,在一个很冷的冬日下午,我们村年长的陈老太爷去世了。陈老头活了101岁五世同堂。作为村里辈分长寿的人,他的葬礼由村委会亲自筹备,办得格外隆重和热闹,参加的人也特别多。陈老太爷的后代子孙们并没有太过悲伤,毕竟老人家能活如此高寿很是罕见,他的葬礼可以称为“喜丧”,能够让老人风风光光的入土为安也是后人们对他的一次尽孝。据说陈老太爷临终前曾表达过不愿意火化的愿望,村领导经过协商满足了他的遗愿! 共 1089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炎是否会影响性生活你知道吗
昆明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
昆明治疗癫痫病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