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信息港

当前位置:

残蝶记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营口信息港

导读

一  据圣经记载,该隐杀了弟弟亚伯之后,上帝在他的额头上用血烙下一个罪恶的印记。让他背负着一生抹不去的罪行,流离奔走于世间。  他喜欢这个

一  据圣经记载,该隐杀了弟弟亚伯之后,上帝在他的额头上用血烙下一个罪恶的印记。让他背负着一生抹不去的罪行,流离奔走于世间。  他喜欢这个故事。深夜里,他抚摸光滑薄脆的书页。直到上面的自己模糊不清。脚下的大地在震动。他沉溺着灵魂的幻象。  那一天他去纹身。位于闹市街道偏僻的纹身店。一个青年男子悠闲地等待着客人。他在男子的指引下去选图。一本一本的图案。龙形。虎纹。祥云。花鸟。还有很多含义暧昧模糊的图案。他一个一个的看下去。目光停留在一只展翅的蝴蝶身上。它娇小的排列在那些图形的末尾。蓝色泛着荧光。  他问,纹在身上,也有样图这样的效果么?  男子笑。那要看你皮肤如何。  他仔细的看那只蝴蝶。图案并不繁琐。线条柔美却有异常震撼的视觉效果。就是它了。他说。  纹身店在这个城市是很稀少的。男子要价昂贵。他与男子讲价。终确定之后,男子问他,纹在哪里?锁骨下面。他指了指那个位置。男子就拿起一只笔在他指的地方画。做比照。画画,涂涂。好像总是确定不下来应该如何将那蝴蝶印在何处。画了许久,男子说道,去看看。在这里可以么?他就去镜子里看那只框架已经确定的蝴蝶。黑色的油笔画在身上的蝶形似乎具备灵魂,欲振翅而出般鲜活。  男子调好躺椅的位置。准备药水、药棉、颜色、纹身机。问他是否准备好。他咬着牙,似乎还在做决定。终于还是躺在了那里。男子准备动手。  纹身机细密的嗒嗒声响起,他心里有些许紧张。  针扎在皮肤上,具备力度。他轻轻的蹙眉。有些疼。而且麻。图案并不复杂,面积也很小。他把头使劲的后仰。颈后的皮垫并不厚实。硌的他脖子生疼。冬末春初,窗外阳光明媚。他的头正对着开得很足的中央空掉。吹出的热风使他头晕。  男子俯身。工作时神色专注。他预感,一件艺术品将在这个瘦削白皙的男孩儿身上得以彰显。  男子听见他小心翼翼的呼吸声。疼么?男子问。他摇摇头。眼泪顺着倒行的轨道流入发迹。此时此刻。肉体赤裸。被陌生男人肆无忌惮的注视、把玩。左肩切肤的疼痛。让生命和肉体有自觉的清醒。这一块皮肤被破坏。连与记忆有依托的东西也交付出去。  你相信爱情么?他突然问。  男子抬起头,笑了笑,摇摇头。对爱情,我无话可说。  那你相信男人之间会有爱情么?他又问。  男子咧开嘴,笑得更欢畅。不知道。没见过。  疼痛一下接一下,密集的扎在身上。他禁不住呻吟一声。  他是个不惧死的人。却惧怕疼痛。肉体的疼痛能让他打破这个世界虚无不真实的看法。他忽然叫道,停下来。男子停下,关了纹身机。很多人禁受不起。终放弃。  他满脸的冷汗,狼狈起身。男子说,要不要我放些音乐,放松一下,再继续。  他没有回答。只用一种充满惊艳的目光看着镜中自己的影像。当店主男子退后两步观察他的时候,终于发现什么叫做相得益彰恰如其分。少了半只翅膀的蝴蝶,在他的皮肤映衬下,比样图上还要精致耀眼。而他的肌肤,也因这残缺的蝴蝶纹身儿愈加白皙夺目。  看了许久之后,他闭上眼睛。说道,就这样了吧。  他一件一件又套上那些衣服。宽大的鸡心领毛衣露出凛冽的锁骨和蝶纹柔美的翅膀曲线。  付了钱。他与男子告别。男子说,城东普照寺的住持大师学识渊博。有空的话,你去看看。    二  佛经偈语上说,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远离爱者,无忧亦无怖。龟洋慧忠禅师也曾告诫弟子,众生不能解脱,乃为情所累。须仔细观照自心,破除情执错见,便能明见本性,明道正信。  他认为这个和尚和佛经上说的都是连篇累牍的废话。道理大家都明白,能做到的却是微乎其微。连和尚慧忠自己也说,悟道易,明道难。  他扔下手中的佛经和禅宗语要,反转身体,抱住身后的男人。他总是以牺牲的姿态去过滤身边的男人。看看谁能在身边留到。不计较那些男人的污浊与肮脏。用肉欲去换取对他们的窥视。虽然屡屡沮丧。  男人让他去放音乐。他放了常听的莲花生上师心咒和西方净土变。男人不耐。换掉。他又换上姬神的抬头看烟花灿烂和雪谱。再换。好不容易找到一首烂俗的韩语歌。男人说,行啦。  男人转过身来,双手围到他胸前,剥去他的衣服。他瘦削的身体一览无余。男人喉头上下反动,双眼放光。将他按倒。做爱的时候左肩的纹身保护膜被弄掉。他一脚踢开男人,又小心翼翼包好。它什么时候可以愈合。他想着。  做爱之后,男人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他点了一根烟。三块钱一包的劣质烟。却有着冰蓝色的包装。他抽这种烟,只是喜欢它的包装。  他光着身子倚在窗台上。手中的烟光明明暗暗。男人已经在悉悉索索的穿衣服。男人说,给。他知道那是什么。他头也没回。听着男人高级皮鞋的声音噔噔的下楼去。他掉了眼泪。  抽完烟,他回身,收起桌子上男人留下的钱。  没有甜言蜜语。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软语温存。只有赤裸裸的肉欲。因为没有爱。这只是眼中交易。男人给他钱。只是怕他会爱上他缠着他。他冷笑。这样粗鄙无礼的男人,他怎么会爱。  他拿了钱,存起一部分给母亲。然后去吃水饺。醋碟里放了大把的辣椒粉和醋。西红柿鸡蛋馅儿的睡觉奥。又酸又辣的吃进肚子里。不再饥饿。他走出餐馆。  这样的生活。一直一直持续。不知道还会有多久。他明白这只是一个自愿下坠的过程。  走出去,他又吃了甜筒和蛋糕。他是如此的喜欢甜点。整个下午,他在市烈士陵园转悠,或者在一株青翠苍劲的老柏树下躺着休息。不断有巡检员走来走去,监督众人不许在陵园里乱扔垃圾。一个中年男人的目光一直盯着他手里的甜筒和蛋糕包装。  傍晚时他才走出陵园。手里依然捏着包装纸。走到路边,才俯身扔进垃圾桶。  晚上睡在床上,左肩灼痛。大概是吃辣椒的缘故。收养的猫寒蝉伏在他胸膛上安睡。月光如水,透过窗子流了进来。他梦见爱过的男子俯身亲吻他左肩的印记。眉目柔若月光。他欣然掉出眼泪。  醒来,满脸湿热。左肩清凉。残缺的蝶纹在月光下闪烁近乎于紫色的蓝光。梦中年华停顿。容颜一片模糊。记忆不在。  寒蝉看着他左肩的残蝶,喵呜一声,跳下了床。 共 248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怎么预防阴茎起小水泡
昆明治癫痫专科医院
权威的中医间歇性癫痫病医院
标签

上一页:花儿的迷惘

下一页:鬼影婆娑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