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信息港

当前位置:

西波拉讲道

2019/09/14 来源:营口信息港

导读

赛尔塔尔多,正如你们或许听说过的,是一座位于瓦尔·德尔萨的小小城镇,就在佛罗伦萨的中心地区。尽管这座城市很小,它却曾经是一些非常富有且身

赛尔塔尔多,正如你们或许听说过的,是一座位于瓦尔·德尔萨的小小城镇,就在佛罗伦萨的中心地区。
尽管这座城市很小,它却曾经是一些非常富有且身份高贵人士们的家乡所在。由于发现那里大有油水可捞,有一位圣安托尼修会的修士长时间以来就习惯每年至少去往那儿一次,为的是到那儿去收集那些冤大头们施舍给他以及他的那些兄弟们的救济金。他的名字叫做弗拉·西波拉,在那儿他很受欢迎,或许是因为他的这个名姓的原因(“洋葱头兄弟”),而瓦尔·德尔萨这个地区盛产洋葱头,在整个托斯卡纳区都很。
这位弗拉·西波拉身形非常瘦小,满头的红头发、一副快乐的面孔,简直是这个世界上为快乐的混蛋,更有甚者,尽管说他称不上是一位学者,他却是一位极其健谈之人,脑子极其灵活转得很快,以致那些并不认识他本人的人,不但会把他认作是一位修辞学家,并且会坚称他是西塞罗再世,或者就是奎恩提林也难说;而且他在这个地区所有人的眼中就是一位教父、一位朋友,或者一位良好的祝愿者的形象。
某个八月份的一天他去到了那里,正如他每个八月份都习惯这么做,而且这是一个星期日的早晨,当所有附近这些村庄之中有体面的男人以及女人们,都纷纷来到牧区教堂参与弥撒之时,他就朝前跨了一步,觉得时机正好适宜,然后开口说道,“各位尊贵的绅士以及女士们,这个你们是知道的,这也是你们的习俗,那就是,每年都要送一些你们盛产的谷物和燕麦等,给我们的老主顾圣安托尼男爵的那些穷人们。每个人都要给一点点,也不排除有人会给很多,这是按照各自的能力以及虔诚程度来定的,这样被祝佑的圣安托尼就会照看你们的母牛、你们的驴子,以及你们的猪和羊了。除此之外你们还总是会支付——特别是你们当中那些我们这个协会的成员们——每年之中都会支付的那笔小小认捐款项。为了收集这笔款项我的上级把我派往这里——我的意思是由我的主人阿伯特勋爵;因而,有上帝的祝福,你们必须在下午的时候到这里来,当你们听到钟声敲响之时,然后在教堂的外面聚齐,在那儿我将要按照通常的方式给你们讲道,而你们则要亲吻十字架。再者,我知道你们都是圣安托尼勋爵的热心追随者,作为一项特别恩赐我将展示给你们一件极其神圣而珍贵的圣人遗物,这是我很久以前从大洋彼岸的圣地亲自带回来的。这件遗物就是天使加布里厄尔身上的一根羽毛,这是他曾经留在处女玛丽娅卧房之中的,当他前来那匝肋对她进行天使传报之时。”说完这个,他就打住并继续做弥撒了。
当他正在说这些话中间,教堂之中别的那些人里面有两位非常机智敏锐的年轻人,一个名叫吉耶凡尼·戴尔·布拉格尼耶拉,另一个叫做毕亚奇奥·皮奇尼。由于对弗拉·西波拉所谓的圣人遗物不屑一顾而发一笑之后,他们两个就在一起决定,尽管他们都是他的好朋友以及亲密伙伴,可还是要拿这根所谓的羽毛来戏耍他一下子。获悉他那天早晨将要跟他的一位朋友在城堡里吃饭,他们两个就走到大街上去,刚一听说他即将就餐了,他们就去往他所在的那个旅馆之中了。他们两个打定的主意是,毕亚奇奥跟那位仆人说话把他绊住,而吉耶凡尼则搜寻行李找那根的羽毛——不管它到底是真是假——然后偷偷把它拿走,这样他们就可以看一看他对众人有何话说了。
而弗拉·西波拉的确有一位仆人,这个人有的人叫他鲸鱼古奇奥,别的人又有叫他脏乎乎古奇奥的,还有另外一些人叫他猪猡古奇奥。这位男子竟然是这样一个恶棍,即便是臭名昭著的“立波鼠”行为处事也难与他匹敌。他的主人过去经常会跟自己的密友们拿他开玩笑说,“我的这位仆人身上有九个坏习惯,如果只有其中一个可以在所罗门或者亚里士多德和塞尼卡身上发现的话,那么它就足够毁坏这几个人的一世英名了,无论他们有多智慧,有什么样的神圣庄严。那么,就请想一想,这究竟是什么样一个人,在他身上既没有道德智慧可言更不用说庄严神圣了,可是他却具有这样的九项恶习!”有的时候人们就询问他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九项习惯,这样他就会不假思索一条一条把它们开列出来:“那么,我就告诉你们好了。他是一个胡搅蛮缠者,一个游手好闲者,一个说谎者;他还是一个无法无天之人,一个蛮不讲理之人,一个下流放荡之人;他还笨手笨脚、愚不可及、粗俗不堪;除此之外他还具有另外一些小小不然的缺点所在,这些我在这里就没有必要一项一项开列清楚了。但是在他身上为滑稽可笑的是,无论他到什么地方去,他都决定要娶一位妻子并租一间房,因为尽管说他脸上生着一部油乎乎的大黑胡子,他依然还是觉得自己非常帅气而具有征服力,以致他敢确定任何女性只要看他一眼立刻就会深深地爱上他的。要是你对他不加阻拦的话,他就会追着她们到处转圈直到连裤子都追没影了。告诉你们实话吧,他对我的用处可大了,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跟我私密谈话而他不会听到一点的;而要是我被人们问及某些事情的话,他就会非常担心我可能不知道如何回答,这样他就会一下子跳出来替我作答了,是还是不是,只要是他觉得适合的回答。”
弗拉·西波拉,在把古奇奥留在旅馆之中时,已经吩咐过他一定要看管好自己的服装等物不让任何人动,其中特别是他的马褡子,里面盛装的就是那些圣物。可是古奇奥非常喜欢呆在厨房里面,甚至比夜莺喜欢栖息在绿树葱茏的枝叶间还要喜欢——特别是当他获悉有某位年轻女仆在那儿的时候,而他此时已经看到在旅馆厨房里有一位粗蠢的女厨子在那儿了,身材粗矮像只走了形的圆桶,一对儿大 就像两篓子粪肥挂在那儿,一张肥脸上就像是巴洛奇家族典型的特征,浑身汗淋淋、油乎乎、烟熏火燎的样子。因而他就离开弗拉·西波拉的房间里面,也顾不上他的那些衣服等物了,一阵风一样扑下楼去来到了厨房里面,就像是一只秃鹫落在了一具新鲜的尸体上一般。他在炉火边坐下身来——尽管说这是在八月份——然后就跟这位年轻女仆搭讪着说起话来(她的名字叫奴塔),告诉他说自己按理说也是属于上流阶层的人,银行里存着有一万万万还多的金弗罗林,还不算他已经送给别人的那些钱,那些钱总的数目比这个还要大,这样他的身份地位就极其重要,连他的主人都在梦想着听他说话、看他做事。再者说了,不要只看他头顶上的那顶帽子,那上面所沾满的油糊糊的油脂都足够给阿尔托帕西奥的修道院烹调一大锅汤了,当然也不要在意他身上的那件背心,那上面补丁摞补丁破败不堪,领子上胳肢窝里脏得都擀毡了,而且斑斑点点犹如你看到的是印度或者土耳其的绣花织品,更不要在乎他脚上那双“空前绝后”的鞋子以及“漏洞百出”的那件紧身衣,可他依然对奴塔保证说,就好像他是正在进行官方造访的查提林大人一般,说他决定要给她买一些新的衣物让她好好打扮一下,然后带她离开这个凄惨透顶之地,不要再跟那些一无所有的穷苦之人纠缠打交道了。他就这样循循善诱地引导着她展望前面的美好希望,以各种诸如此类的美好命运劝导着她,可尽管说他在讲述的时候是那么的真切生动,可这些希望注定要像肥皂泡一样破灭,就像古奇奥大多数吹牛不上税的计划一样。
这两位年轻人,这个时候,正好来到此地看到了古奇奥正在忙于跟奴塔的纠缠,他们感到非常高兴,因为这样他们就省事多了。进入弗拉?西波拉的卧室之后,因为他们发现这里的门并没上锁,件他们所看到的就是那只装有那根羽毛的马褡子。把它打开以后他们发现,一个很大的塔夫绸包袱里面包裹着一个小箱子,打开箱子后他们看到的是一根鹦鹉的后尾长毛,这样他们就断定这一定就是这位修士保证要展示给赛尔塔尔多这里的人们看的那根羽毛了。在那些日子里他本来可以很轻易地就骗过众人的,由于当时托斯卡纳对埃及的糜烂豪奢之风还远不可及,不像现今我们已经被广受影响而被污染殃及,几乎为此而导致整个意大利的没落与毁灭。
而要是说还有什么地方对此略有耳闻的话,在这个地区的人们却对此完全一无所知。我们古老的先人们在这个地区依然还保持着那种原始本真的诚实天性。不仅他们从来就没有见到过一只鹦鹉的羽毛是什么样子,而且他们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世上还有这么一种鸟儿存在。
这两位年轻人,非常高兴发现了这根羽毛,就把它拿了出来,而且为了不让这只小箱子空着,就在里面放了几大块煤炭,这是他们在房间一角找到的,然后就把小箱子关上了。接着,把他们动过的一切按原样摆放好了,他们两个就高高兴兴地拿着这根羽毛离开了,没有让任何人看到他们,开始悄悄地等待着看弗拉·西波拉会怎么说,当他看到的是几块煤炭而不是那根羽毛的时候。
这些头脑简单的男人还有女人们,他们纷纷都来到了教堂,听说下午的时候他们将要见到天使加布里厄尔身上的羽毛,在弥撒结束以后就都尽快赶回了家中。一位邻居告诉了另外一位邻居,一位妇女告诉了另外一位妇女,当他们都各自吃完了中饭以后,如此之多的男人女人们就都纷纷来到了城堡里面,人众之多几乎让这里都盛不下了,所有的人都在热切地期盼着见到这只羽毛。弗拉?西波拉,此时已经酒足饭饱并小睡了一会儿,在午后的时候就从床上起来,听到一大群乡民们来到这里正在嚷嚷着要看那根羽毛,就吩咐派人去找古奇奥·伊姆布拉塔,让他带着铃铛以及他的马褡子过来。古奇奥,勉为其难地好不容易离开了厨房以及奴塔的身边,就带上必需的这些装备来到了约定的这个地方。到达这里之后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因为他已经喝了圆滚滚一肚子的水,这时他按照他的主人的吩咐走进了教堂的门里,开始猛劲地摇晃起了手里的铃铛。
当所有的人们都聚拢到这里之后,弗拉?西波拉,一点都没有发现到自己的物品已经被翻腾过了,就开始了他的讲道,并且事先说了一大堆铺垫的话。接下来,觉得时机已经差不多了,他就想进而展示天使加布里厄尔身上的羽毛了,他先是念诵了一段悔罪经,神色极其庄严而凝重,同时还点燃了一对儿蜡烛。接着,他把头上的大兜帽摘下,小心翼翼地打开塔夫绸包袱,拿出了里面包裹着的小箱子。首先以庄严神圣的语句称颂赞美了一番天使加布里厄尔和他的遗物之后,他就把小箱子打开,发现里面装满了煤炭。他根本就没有怀疑这是古奇奥·巴勒纳跟自己开的一个玩笑,因为他知道这个人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头脑;同样他也没有苛责他没能悉心看护好别让别人插手,而是默默地在心里谴责自己竟然信任让古奇奥来看管自己的物品,因为他完全知道,早就了然于心,这是一位无法无天、缺乏教养、笨手笨脚、粗俗不堪之人。尽管如此,他依然是面不改色,而是抬眼望着天空,两只手高高举起,大声对着所有的人们说道:“哦上帝啊,光荣归于万能的您直到永远!”
这时,他合上这只小箱子转身对着人们,开口说道,“各位先生以及女士们,我不得不告诉你们说,当我还很年轻的时候,我被我的上级派去参睹那些太阳升起之地,带着极其明确的命令,要寻找并发现的免罪救赎,尽管这总是没有任何代价的,却总是更加有益于你们众人的赦免,尽管这对我们来说并非如此。为了我自己的这项使命,我从温纳里港口出发,途经帕帕都坡罗斯,骑马穿过格里塔伽尔波以及萨达米王国,一路直到抵达皮伽勒,而从那里,经受着无尽的饥渴之苦,我终来到了泰奎拉。可是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对你们叙说自己全部的探险之地呢?跨过圣乔治漏斗地之后我来到了弗劳迪斯坦以及特里基斯坦,这里是一些人口密集的国家,这里的人口数量大得惊人,而从这里我长途旅行到了康多特考姆的地面上,在这儿我发现了一大群我们自己的兄弟,还有从别的一些修会出来的一些修士们,他们的履历已经踏遍了那些地区,为了对上帝的爱而不避艰难困苦,从不肯听别人的抱怨之声,只要能发现自己的希望所在,除了信用资金以外从不乱花一分钱。从那里出发我一路前往进入了‘天涯山’所在的地面,那里的男人和女人们穿着木底鞋穿山越岭,用猪肠子塞猪肉做成香肠;再往前走我发现人们用木棍子一头挑面包、一头挑满鼓鼓的酒囊。从这里我又来到了马格提山,这里所有的流水都是顺势流往山下;总之为了让我这个故事简短一些,我就这样一路前行深入内地,终我抵达了印第安纳波利斯,在这儿我可要对你们发誓,以我身上长袍的名义,我看到了破飞机在我身边飞舞,这对任何一个没有亲眼所见的人来说都是不可想象的情景。然而我的所见所闻的详细情节都可以有马索?德尔?萨吉奥先生为证,就是我在那儿所发现的这位大商人,他在一个售货亭子里面卖爆豆子以及薄荷甜饮料等。
“由于难能找到我所寻求的东西,而从那里出发我又不得不经由水路,我重新长途旅行折返回来,终于抵达了那些神圣的国家之中,在那里每年夏季的时候你必定要赔付四个便士的硬币,以获得冷硬的面包,而那些奇人怪才却是免费来到此地的。在这里我唔见了备受尊敬的‘非当政我的君王诺库尔西恩老爹’,这是耶路撒冷受崇仰的宗族主教,而他本人,出于对我身上的这件长袍的尊重起见,因为我为了对圣安托尼男爵大人的尊敬总是把它穿在身上,这样他就坚持要让我见一见他身边所带的所有神圣的遗物。这些宝物的数量如此之大,以致我要想一项一项开列给你们的话,那么终我的这个单据要达到数英里之长还不见尾。然而,为了不使你们感到失望,我将要给你们讲述其中的几件。首先,他给我展示了圣神的手指头,既坚牢可靠而又完好无损,接着又展示了天使撒拉弗额前的一缕头发,就像他显现给圣弗兰西斯时那样,而其中还有二级天神的一个手指甲,以及‘圣言所造猴身’的一根肋骨,还有几件信奉神圣的天主教信仰的修士们穿旧的紧身衣,更加还有显现给东方‘三位智士’那个星盏的几缕星光,再就是小小香水瓶里面盛装的一点点圣米歇尔的几滴汗液,这是当他与魔鬼抗争之时洒落尘埃的,还有就是圣拉扎勒斯被死神击倒时留下的下颌骨,更加还有许多之物不必详述。而当我作为礼物免费送给他‘黑山坡’的时候,这是翻译成通俗语言版本的,更不要说还有‘山羊比利’这本书其中的几个章节,这几本书都是他长久以来在搜集的,这样他就与我分享了他手上的几件圣物。他作为礼物送给我‘圣十字’上的几颗牙齿,还有盛在瓶子里的所罗门神殿之中铃铛声的标本,以及我已经对你们提到的这根天使加布里厄尔身上的羽毛,另外再加圣格拉尔多?达维赖马格纳诸多木底鞋之中的一双——这双鞋不久之前我在佛罗伦萨已经送给格拉尔多?迪伯恩西了,因为他对那位圣人怀有无尚的崇敬之情——而且他还给了我其中的几块煤炭,就是用这些煤炭曾经烘烤过受祝佑的殉道者圣劳伦斯。所有的这些东西我都极其虔诚地把它们带回家中,并一直完好无损地保留着。实际上我的上级从来就不允许我把它们展示给你们,直到他敢确定这些东西真的都是圣人遗物之后。可是现在,经由这些圣物所产生的诸多奇迹,以及来自宗族主教的数封信件,他对此已经毫无疑义了,这样他就允许我把它们展示出来;由于我不敢放心托付于任何别的人,我总是把它们随身带在身旁。

共 688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腐败的教会为了敛财而巧立明目,而一个巧舌如簧的修士以神灵追随者的身份借用神的名义收敛钱财和人们的爱戴,有一些聪明的年轻人偷取了他的圣物想让他出丑,却让他灵活的大脑、超强的反应能力和善辩的口才让人们对神灵更加的赞美对修士更加信任。作者用故事中犀利的内涵讽刺了教会的腐败与贪婪。欣赏,问好。【编辑:瞳若秋水】
1 楼 文友: 2012-0 -14 21:56: 0 曲老师的文字太过深奥,被同事点开后一直没有编辑,今天主编下了死令,秋水斗胆编辑,让您久等了,见谅。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2 楼 文友: 2012-0 -15 08: 5:42 这个作品的确有些佶屈聱牙,不过是原作有些晦涩,因而一般的译本不会选收,实在是辛苦秋水编辑了。 风雨路,人间爱,江山情!这妩媚,这崎岖,这葱茏,都是我的风景!
 楼 文友: 2012-07-27 00:59:28 我不善写小说,我只喜欢看,看主人公精彩的故事演绎,享受精神的盛宴。小孩口臭的原因和治疗方法
小儿中暑
小儿大便干
反复拉肚子如何止泻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