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信息港

当前位置:

噩梦醒来

2019/09/14 来源:营口信息港

导读

摘要:今年是我一年中灰暗的一年,我害怕得都想逃避,可是那过往的日子一点一滴那么鲜活,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挥之不去,我的心都感觉不到痛了。但愿

摘要:今年是我一年中灰暗的一年,我害怕得都想逃避,可是那过往的日子一点一滴那么鲜活,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挥之不去,我的心都感觉不到痛了。但愿我的大脑能停止工作...... 噩梦醒来
夜黑得如此彻底,像一个可怕的宇宙黑洞,而这冒着热气的黏血放着冷光,如此刺眼,我害怕极了,只能抱着他的胳膊不住地发抖。血从她的胸口汩汩地流出,我已经惊慌的失去了所有的理智与思考。
我是一名大学生,而他是一位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他有妻子,有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儿。不知道何年何月他无可救药地爱上了我,而我也早已被这突如其来的爱情,冲昏了头。我有个男朋友,是有家的人,这件事情很快被整个宿舍知道了,而这对于他来说,比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隐患还要严重,毕竟他是个有名望有地位的人,声誉甚至高过他的生命。此后的几天里,他一直很紧张,直到决定杀了我们全宿舍的人。我清楚地记得波死前的一句话,“你应该把刀插得再深一点,这样等着血流干真的很痛苦。”接着他恶狠狠地把剪刀插在另一位室友的心脏上,血像喷泉一样决堤而出,再这深沉的夜里格外醒目。
这场大屠杀后,我便失去了语言,每天足不出户,而前来探病的人却络绎不绝,我惶恐不安,小心翼翼地捕捉他们言语和目光的蛛丝马迹,探寻他们是否已经知道了这桩血案。我焦虑,紧张,以致精神憔悴,寝食难安……
这是一场梦,我现在将这个奇特的梦记下,以安慰我受惊的心。从梦醒到现在不足八个小时,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在我心头,这个梦中的男人到底是谁?他的面孔像是我初中的班主任,他可是个厉害人物,他发起飙来整个教学楼都能听见,他打过我们班几乎所有同学。但他的身材又不像,他高大英俊,有一双美丽的眼睛,温柔浪漫又冷血无情。
寻找他是谁只能是一件徒劳无获的事情,毕竟这只是一个梦而已。促使我记下这个梦的另一个原因是梦醒后妈妈打来的电话。电话里的事情让我难以置信,在这以前的二十年里,我只相信这样的故事只会发生在小说里,而现在却在我身边上演,我不再是台下的观众,突然成了银幕上的一个角色。
现在我能做的就是限度地把谈话记录记下来。
妈:你小姨不见了,今天是第四天了。
我:啊,怎么会不见了呢?
妈: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跟你姨父吵嘴了吧!
我:那我小姨现在在哪?我姨父去找了吗?
妈:你姨父在县城医院躺这哩!
我:啊,他又咋地了?
妈:他的脸和手都被人家给烧坏了,手上缠的全是胶带,不能动了。
我:啊,这么严重,怎么给烧的?
妈:你姨父说,他去接人,刚跟人家那人见面没说几句话,人家就拿那个,跟灭蝇剂差不多的,往脸上身上喷……
我:硫酸?
妈:然后就着起来了,他赶紧在地上打滚,幸亏冬天穿的衣服厚呀,要不还不定烧成啥样呢!
我:那我姥姥呢?(姥姥一直跟小姨住)恬恬(小姨的女儿)呢?
妈:姥姥我接在咱家呢,恬恬,送去她爷爷那了,还上学呢。
我:那你跟我姥姥说了吗?谁在医院照顾我姨父呀?
妈:小燕(姨父与他前妻的女儿)在那哩,我跟你姥姥说他感冒住院了,说你小姨打电话在新乡呢。唉,也不知道你小姨到底咋样了!
我:你没给我小姨打过电话吗?
妈:怎么没打,一天不知道打了有多少个。刚开始的时候是接通了就挂,到后来就关机了,可能是手机没电了,这都好几天了。不过,她倒是给你爸发过几个短信。
我:给我爸?发短信?
妈:是啊,次是半夜发的,说让照顾好恬恬和你姥姥,她很平安;第二条说她在新乡,已经找到工作了,一个月三千多。你说,这能吗?
我:就是啊,三千多的工作怎么那么好找?
妈:是啊,那短信还都是错别字呢!
我:不会呀,我小姨以前咋说还教过学呢,肯定是我小姨求人家发的,他手机被人家控制了。
妈:你小姨指不定在吃啥苦呢,唉,咋不给我发呢,发你爸手机上。
我:我小姨要真出事了,还不是我爸出面处理。也不对呀,还有我姨父呢!妈,我小姨到底是怎么不见的呀?
妈:你小姨不是给她们村的小学做饭嘛,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去的,估计是路上被人弄走的。
我:从她们家到学校就几步远!
妈:那人家肯定是早就盯上的,来了两个车呢!
我:你怎么知道来了两辆车,有人看见了?
妈:你姨父去接人的时候看见的嘛,两个黑色轿车,都是很好的那种呢。
我:那照你这样说,我小姨真是被绑架了?那怎么没打电话说要钱呢?
妈:不知道呀。
我:那怎么办,干等着?报警了吗?
妈:你姨父不让报,说等他出院了再说。
我:那他需要住多久呀?
妈:起码的半个月吧!
我:半个月?难听点,半个月我小姨在不在还两说呢!我姨父他认为他是谁呀?等他好了,再集结一帮人去找人家火拼,然后结下仇恨,冤冤相报?再说,他知道人家多少人,打得过打不过还难说呢,即使打赢了,我小姨在人家手里,人家要撕票呢?
妈:唉,你爸也说报警的,但你姨父死活不肯呀。这咋办呢,你小姨不知道咋样了?
我:比甭着急,妈,你在家干着急也解决不了问题。说不定就是我姨父以前得罪谁了,想吓吓他而已。你放宽心!
妈:唉,咋办呢,不说了,你姥姥起来了。
我:好,妈,你千万别着急,车到山前必有路,天不绝人的,放宽心千万!

就是这一通电话,搅乱了我一整天。我一直相信梦有因果,有预兆的,难道这两件不可思议的事就这样一个梦里,一个现实地连在一起了?它们有一个共同点——充满了不知所措的气味,以及无法预知的恐惧。

已经好几天了,我总是心绪不宁,尽管出外旅游,也未能使我兴奋,我知道,我是牵挂这件事的。这个电话是我打给我妈的。
我:妈,你怎么了?感冒了吗?
妈:没有,你打电话干啥?
我:没有,我就问问我小姨怎么样了!
妈:你小姨,你小姨他已经不在了呀!没有这一个人了呀!
我:什么?怎么回事?
妈:是小根(我姨父),是小根害的。人家都知道了,都传遍了,都往这儿跑呢!
我:那我姥姥呢?
妈:你表姐打电话跟你姥姥说,你小姨去他那儿了,现在还没到呢!
我:哦!
妈:让你姥姥知道了,她还不直接气死过去。
我:那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又有什么办法呢?
妈:唉……
我:妈,我小姨到底是怎么死的?怎么会是小根害的?
妈:谁知道呀,人家说是小根是自己烧的自己,你小姨现在是一堆骨头了。
我:什么?小根他疯了吧!他跟我小姨不是过得挺好的吗?
妈:咱看着是挺好的,谁知道背地里俩人生了多少气呀,你姥姥她年纪大,又不知道。
我:啊!那小根现在哪里?
妈:还在医院呢,有武警日夜守着,都给戴手铐了。
我:他活该,他也太丧心病狂了,疯了吧他!
妈:……
电话断了,我手机没电了。我整个人都吓呆了,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什么夫妻,人性,统统哪里去了?妈妈,她已经泣不成声,她嗓子嘶哑,泪都要流干了,我的心像被狠狠摔在石灰地上,粉碎了,没有疼痛,只剩下血在流。我已经无法正常思考了,只有一个念头,回家,回家抱着我妈。她是我二十年珍爱的人,当她的眼睛在流泪的时候,我的心在抽搐。
我一共在家呆了五天,晚上没有脱过衣服,是跟妈妈同睡的一个床。
我一脚踏进家门,看到的个人是妈妈,她憔悴极了,像是大旱之年的庄稼,整个枯萎得要变形了。头两天,她根本就不会笑,完全沉浸在这场可怕的闹剧里,常常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盯着东西出神,好几声都叫不醒。晚上更是睡不着觉,翻来覆去,早上天一亮就起床了,到八点多了饭还没做好。
这期间,表姐发过短信给我。条,0点 1分发的,“睡了吧,我这几天夜不能寐,白天也不能一个人呆着,睁眼闭眼都是咱小姨,我想哭却哭不出来。”
第二条,0点42分发的,“今年是我一年中灰暗的一年,我害怕得都想逃避,可是那过往的日子一点一滴那么鲜活,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挥之不去,我的心都感觉不到痛了。但愿我的大脑能停止工作,这样我就不会有记忆了。我这辈子都将无法走出这个阴影。现在这个世界上又多了几个悲哀的人?让我想想,好多好多……
第三条,0点54分发的,“我们每个人都不是自己的,我们都是社会人,都代表着一个家庭一个小社会。一个人出事儿,一个家就毁了,与此同时还毁了一些人的一生。能活着就是的幸福,活着就好,活着就好。走的人走了,可留下的活着的人怎么办,怎么办?人生的桌子上摆满了悲剧,老天为什么要给我们开这样一个玩笑,要是玩笑多好,我都不敢相信,命运如此不公。一切全是扯淡,全是扯淡,我该如何接受这一次又一次心如死灰的考验?”
第四条,凌晨1点发的,“让我们一家人一起度过难关好吗?这些话苍白无力,说什么亦无用,无用呀!我们一定要坚强地用一颗沧桑的心活下去,让身边的人活好。”
我是第二天早上看见这些短信的,我泪流满面。每一个字都牵动着我脆弱的神经。表姐大我四岁,她经历的苦比我多得多。她从小活在父母吵架离异的阴影下,这个世界上她亲的人就是从小伴她度过童年的姥姥,她毕业后到新疆志愿服务了一年,后来考上公务员,留在了新疆博乐市,一个遥远得我姥姥永远也去不到的地方。她至今没有谈过恋爱,所有苦于累都一个人扛着,她是我亲的姐姐。
在家的日子,我基本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是爸爸个发现小姨的尸骨的,在一个废弃的窑洞,洞的深处有一个红薯窖,多年不用,窖口很大,但很浅。爸爸是听别人说小根曾在那儿烧过火,他的直觉告诉他,封锁消息,马上到洞里查看。洞里很黑,打火机根本不管用,他又骑车跑了一公里到他工作的砖厂,借了一个手电筒,看清楚了,骨架还完整,是半蹲的姿势,女尸。爸爸又骑车到我姑家报了警,刑警在十分钟内赶到医院控制了小根,随后当地公安赶到现场勘查。
小根为什么要害我小姨?几乎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都在仪论这个问题,众说纷坛。据我妈讲,是小根有情人,而且很多,还被小姨抓住过,而小根是二杆子脾气,小姨根本就不敢那他怎么样,左右不了他的行为,心中自然堆积了许多怨气,私下里不知道生了多少暗气。小姨偏又是个要强的人,当年,她和小根的婚事我爸妈是不赞成的,后来我姐结婚他们都没有参加,弄得挺僵。但是后来妈还是经常到小姨家,虽说主要是看姥姥,却也从来没有跟小姨有过正面冲突,毕竟是亲姐妹,骨肉亲呀!小姨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她的苦,村里虽无人不知小根的脾气,却对小姨评价挺高,小姨性情温顺,从来都是以笑脸迎人。
小姨很苦,心里苦,她的次婚姻是父母包办,当我刚刚懵懂的时候,她曾经对我说,结婚八年来她从来都没有快乐过,后来离婚,八岁的儿子判给了丈夫,她心痛得滴血,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后于小根相识,他的大男子主义,让她感觉找回了遗失多年的安全感,他们分别都是离过婚的人,又人到中年,只想安安稳稳地找个家,有个依靠,于是结婚,生下恬恬。今年恬恬六岁,她才是这个悲剧的受害者,她的童年将就此结束,她的一生恐怕都要被这片黑云笼罩着!
小姨是在24号上午发现失踪的,学校的厨子过来问的,小根说,本来说是去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去找爱社(村里会计)了,那厨子抱怨了一通,说怎么没提前打招呼,饭都没人做了,小根爱理不理,他也就怏怏地走了。姥姥下午的时候催小根去找找,都打半天了,咋还不回来。小根就开车走了,四点左右有人看见他在窑洞里烧火,还恨恨地猜测肯定是跟小情人厮混,烧火取暖。到天快黑的时候,村里有人来告诉姥姥,说,小根到市里去了,今晚不回来了。这个人后来被风传为小根的情妇,他也就是从这天住进医院的。
妈她们是27号到医院看的小根,爸本来是不想去的,他跟小根曾经在一个小学念书,对他的脾气是一清二楚,不喜欢和他来往,但是,小根在医院一脸苦相,口气里竟是抱怨是小姨找人烧得他,妈心里歉疚。不管怎样,小根对姥姥好,那在村子里是没得说的,这就够了。据我爸描述,当时一屋子人,问,“你这手是怎么烧的?”,“谁给你打的电话,让你去接人?”,“你坐在车上,车怎么没烧坏?”,“那你打算怎么办呀,老这样拖着可也不是事儿!”。他满脸泛着油光,他女婿在一旁不停地帮他擦。事实上,爸他们总共在那屋子呆了不到十五分钟,小根不停地呵斥他的兄弟拉爸他们去吃饭。
爸是警惕的,他开始怀疑小根的话全是假的。来医院的那个早上听人说,小根曾经亲口跟他说,他的手是在油锅里烧的;先前他跟别人说,他是下了车的,而刚刚他又说他坐在车上还没等下来;还有,是什么高科技,喷出来是液体,不见火就直接着了?歹徒为什么只朝他手上喷,脸上只脱了一层皮而已?
二十九号下午,爸听说小根点火的事儿,正是路人多的时候,爸骑车来回好几次,是借口到坡上收集制砖的石料,发现尸骨的惊天消息才不至于随时泄露。晚上刑警到家里找姥姥问话,妈只道是报了警,警察帮着找人呢,并没有多想。第二天,几乎全镇人都有耳闻了,出于各种目的和心理,纷纷跑来看望,姐站在门口对来人一一交代,要对妈和姥姥保密,这样,妈是 1号知道这个噩耗的。
我是二号回的家,那天下午来了一远方的老姑夫,说了很长时间的话,他讲,他每天都看《道德观察》,他都被弄糊涂了,什么儿女杀父母,父母杀孩子,老婆杀老公,老公杀老婆,兄弟相残,邻里打架斗殴,天天都在上演,这世间难道就没有真情了?他不明白,妈也不明白,到底多大的仇恨让小根把小姨烧成白骨?到底有多大的仇恨?
妈不停地叨叨,一会儿说,小根必须得判死刑,执行枪决;一会儿又后怕,确定2 号晚上小根已经把人掐死了,如果那天姥姥没睡,恐怕也是凶多吉少。据姥姥回忆,那晚他们吵得很凶,大概是十一点左右,恬恬已经睡熟了,姥姥睡得早,觉短,已经起来了。他们对峙了好长时间,村里晚上很凉,后来姥姥跟小姨先睡了,小根继续坐在客厅里,好长好长时间,姥姥不停地催他去睡,他只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后来,小根来来回回出去了三四次,每次都把门关上,上了锁,姥姥是听见声的,她的床与客厅就隔着一道帘子。姥姥五点多一点就起床了,开了门,小根坐在车上,车停在院子里。姥姥对警察说,那天,她听见小姨梳头了,还问了一声,小姨“嗯”了声就走了,以往每天早上都要叮嘱姥姥要给恬恬穿什么衣服,都放在哪,但那天没说!姥姥今年79岁,明年准备过80大寿的。
案子应经交给警察了,爸怀疑是有同谋的,短信是25、26号收到的,但看小根的手,是根本无法发短信的。
妈情绪稍稳定的时候,我回的学校。这件事情留下的后遗症就像是物体在光下的阴影,有光就有影,只要亲人还活着,这件事的阴影就永远不会消失。但坏事中的好事是,时间会冲淡这沉重的悲伤。只求所有的亲人都能从这噩梦中醒来,让一切变得风轻云淡!

共 577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的开头倒还引人,从梦中的血案到现实中的丈夫烧死妻子的惨案也使人震惊。尽管小说还有许多不尽人意之处,但小说的寓意还是值得称道的。正如作者所说“只求所有的亲人都能从这噩梦中醒来,让一切变得风轻云淡”!【编辑:笑天】
1 楼 文友: 2010-04-16 10:51:22 小说的开头倒还引人,从梦中的血案到现实中的丈夫烧死妻子的惨案也使人震惊。尽管小说还有许多不尽人意之处,但小说的寓意还是值得称道的。正如作者所说“只求所有的亲人都能从这噩梦中醒来,让一切变得风轻云淡”! 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河南影视家协会会员,卢氏作协顾问,副教授。小孩流鼻血
小孩口臭怎么办
男人尿多尿频是什么原因
小孩子口臭是什么原因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