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海蓝小说李老爹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营口信息港

导读

尘世间有些事情总是相互牵连在一起,阴阳错落,彼此交织,说不准后来就怎么一回事,所以古人便讲过这样的话,聪明反被聪明误,忠厚之人忠厚随。这便是

尘世间有些事情总是相互牵连在一起,阴阳错落,彼此交织,说不准后来就怎么一回事,所以古人便讲过这样的话,聪明反被聪明误,忠厚之人忠厚随。这便是教人不可以随意的偷奸取巧,看到便宜直接就冲过去,而吃亏的时候转身便走,这就不属于正常的伦理道德。  靠山屯的李勇和崔浩两个人去赶集卖冬储菜,回来的路上他们俩就遇到一个找不到家的老汉,就是那种得了老年痴呆症的患者。  老人在慌忙的赶路,一付焦躁不安的神色,不时还停下来东张西望着什么,似乎就在辩认着道路。瞧见有两个人赶着驴车迎面过来,老汉便赶紧伸手拦下他们,说春胜啊,爹找不着家了!  赶上这大雪飘飞的天气,李勇就觉得老人已经很疲惫了,于是他便动了恻隐之心,因为谁都有老的时候,另外也是看到老人被冻的鼻涕都流了下来。李勇停下驴车便跳下来询问,说大叔,这么冷的天你还出来干啥呀?怎么就找不到家了呢?我们俩也是过路的,我们都不是你说的那个拴子。崔浩这时便围了上来,他瞧着老人随意问了句,说大叔,你家在什么地方,要不我们就先把你送回去吧。  老人讲了好一阵子,他只说出自己姓李,其余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似乎这飘飞的大雪已经把他的脑子冻僵了。李勇瞧着崔浩,他在争求他的意见,似乎也想寻求到一个妥善的处理办法,崔浩便冲着李勇笑了下,说刚才大叔可是冲着你说爹找不到家的,另外他也姓李,我看你不如就先把他带回去,然后我们再想办法帮着他寻找家人,这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不管怎么说我们都不能见死不救。李勇点了下头,说把他救回去那也不算什么,问题是我们并不认识他,我是说他的家人找不到他肯定非常着急。崔浩便告诉他,说这好办,回去之后我们马上就想办法,他肯定能知道自己是哪的人,另外他身上也应当能有个证明什么的,我觉得找到他的家人不应当是问题。李勇便点头,说那咱们先看看他兜里吧,如果能找个身份证什么的那就好办了。就当是救人,我们肯定不能就把他扔下。  老人里怀的兜里揣着两千三百多块钱,除此之外便什么都没有找到。看到这个钱,老人突然就想起了什么,他赶紧又告诉李勇,说拴子,爹就这么点钱,你不能都给我拿去。  见到老汉想把钱再拿回去,李勇便赶紧讲,说大叔,我先替你收着,你吃住是不是都得花钱呀!我是要把你先带回自己家去,这样也省得你再走丢了。  两个年青人把李老汉扶到车上,同时又给他披上一条盖菜的绵被,然后他们便重新上了路。在路上李勇仍然向老人询间着住址,可他只能说出自己姓李,除此之外就答非所问,一会说自己去等车,一会又说要去上厕所,一会又说什么三口肥猪。李勇突然就想起了什么,说崔浩,这件事前后你都知道,如果万一他有个什么闪失,到时候你得替我说句话。崔浩便点头,说我们回去马上就想办法找他的家人,根本就不存在有什么万一。  李勇去赶集捡回来一个爹,这在靠山屯这便成了一件新闻,有人专门还为此写了一篇报导送到了乡里去,主要就是表扬了新时期的新人新事新风貌,李勇为此也大出了一回风头。问题是这个李老汉从此就没有了下文,谁都不知道他是哪里的人,而李勇又不能再把他推出门去,于是他便住在了靠山屯,似乎就给李勇当上了爹。问题是李勇并不愿意长期养着老人,他家里还有自己的父母,那两千多块钱并不是万能的。  时间过的非常快,两个月一晃就混了过去,而李老汉兜里揣的那两千元多块钱差不多就花光了。这段时间,李勇一直都在寻找着李老汉的家人,就连县文化站那个大门他都走熟了。通过电视、广播还有报纸,就是没有人来认李老汉,这时便有人讲起了闲话,说这么大一个负担人家推了出来,肯定不能再往回认了。还有人议论,说崔浩就比李勇聪明,两个人一起捡到的爹,人家就没要,而李勇所以收留了这个爹,他是看上了那两千多块钱。  李勇的家人这时就因为找不到李老汉的亲属,他们便几次过来找崔浩,就是要与他商量一个子稳妥的办法,这个李老汉也得上你们家去住几天吧?崔浩的家人便讲出自己的理由,说他们俩个一起捡的人这不假,问题是李老汉兜里开始还装着两千多块钱,即使就是换着班养,那也得是你们多养两个月,接下来才能轮到我们。  李勇这时便叫起苦来,他就没想到自己真就捡回一个了“爹”。  后来靠山屯的人便管李老汉叫起了李老爹,捡“爹”这件事已经变成了笑话,而李老汉仿佛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李勇的父母开始还能对李老爹客气一些,后来就不耐烦了,动不动就连怨带损,有时候还故意不给老人饭吃,意思就想把他给赶走。就有点类似于久病床前无孝子那么回事。其实收留李老汉一天两天也不算个问题,但长期下去就不好办了。  乡里领导也挺重视这件事,还特意做了安排,说既然咱们做了好事,那就得好人做到底,乡里可以给你一些补贴,你们也就是管着李老汉的吃饭和睡觉,绝不能再把他推出去。找他的家人我们可以再从别的方面想办法,这么大一个活人,他就一定有自己的家。  却说这个崔浩,他虽然开始没有收留李老汉,可这段时间,他一直就到处去打探消息,方园几十里地他差不多就走遍了。崔浩认为,李老汉肯定就住在附近住,从他的衣着分析,他也应当就是这附近的人。后来就有人指点崔浩,说你光这么四处去打听不行,你得给李老汉照一张相片,就象电视台那样,有了照片人家才能知道你说的这个人是谁。  于是崔浩便带着李老汉照了一张相,又写了一段文字进行说明,把发现李老汉的地址讲的清清楚楚,复印也花不了几个钱,然后他就到处去张贴这个“捡爹”的告示,这个方法还真不错,很快就有人登门来辩认李老汉,但来的这几个人都不是李老汉的亲属,他们只是觉得照片人有点象,也就是随便打听一下。  很快就又过去了一个月,这时李勇的家人便说什么都不再收留李老汉,直接就把他赶出了出来。他们还有充分的理由,说两个人捡回来的李老汉,总不能就让我们一家收留,即便乡里就给了补贴,那我们也不养他了。崔浩听到这个消息,他便赶紧把李老汉接到了自己家,他还找到李勇,说不管怎么样,我们也不能把老人推出去,那样就让人笑话了。李勇把话也说的特别清楚,说是我们家先收留的他,这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你现在可是刚刚才把他接回来,你先收留他三个月然后再教训我。崔浩便苦笑了起来,说以后那你就专门去寻找他的家人,因为先前我一直就这样做的。  李勇此时已经不想再管李老汉的事,可他还是答应下,说我可以去帮着找他的家人,但找不到那我也没有办法。李勇的父母这时也讲出一个理由,就是他们准备给儿子找对象,所以家里就不能随便多出来一个爹,这种事好说不好听。李老汉来到崔浩家之后,他很快就发现崔家人对自己非常好,于是张嘴闭嘴他就夸起了崔浩,说先前我就知道你是好人,你可不能再把我送回那家去了。  春节过后,天气就逐渐暖和了起来,而李老爹这时也经常会出来晒晒太阳,结果他就再次又走丢了两次,他就不认识外面的路,只要出了大门他自己就找不回来,但因为没走出村子,结果就被村里人又给送了回来。到了五六月份时,崔浩便觉得自己应当赶着驴车去找李老汉的家人,因为有他跟在身边那要比广告效果还管用,只要有人能认出他,那也就找到了他的家人。  后来就到了七八月份,崔浩这时便每天都拉着李老汉去外出,他几乎就把方园百十来里地的屯子都走了一遍,结果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随着与李老汉接触时间的增加,崔浩便发现老人的性格还很乐观,他只要吃饱喝足了,那就再没有犯愁的事情,但有时候他还能记起来李勇,于是便告诉崔浩,说你别把我送到那家去了,他们家那三头猪对我也一点都不好。崔浩便顺着这个线索追问下去,老人就只能说出自己的儿子叫春胜,女儿叫春香,三头肥猪是他对儿子家三口人的称呼,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讲。  再后来那些日子,因为崔浩一直都跟随在李老汉的身边,并负责他的生活起居,结果老人便与他结下了友谊。李老汉经常当面就夸奖起崔浩,说你要比比那个人强多了,那就三头猪就知道吃!崔浩就还想再问出一点线索,而老人就知道瞧着他傻笑,他似乎就听不懂崔浩的话,并经常答非所问,他还说了一句似乎开玩笑的话,说我想起来了,你好象是春香的女婿!你怎么还问我呢?崔浩就苦笑起来,说李老爹,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如果你真想对我好,那你就就赶紧想想自己家住在哪,他们现在肯定到处正急着找你呢。  提起这个话茬,便引起李老汉的兴趣,说春香能找我,春胜他们不会,他们家那三头猪把我给送出来的。  通过与李老汉的谈话,崔浩就问出了这样几件事,就是李老汉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他儿子已经成家,并且还生了一个小孩,可能他儿子、媳妇还那个小孩子都是属猪的,而他的女儿还没有成家,他应当是在来看儿子的途中走丢的,结果儿子就以为爹还在家,而女儿又认为他去了哥哥那里,所以老人走丢了之后,他的儿女并不知道他已经走丢了。  却说崔浩带着李老汉到处去寻找他的家人,而此时他的儿女也正在到处寻找着他,两边的人就是一时还没有相遇上。  原来李老汉是被儿子接回去的,结果在儿子身边他只住了几天便想回家,因为他吃不惯儿子家的饭,儿子和媳妇每天都给他做肉,而老人却喜欢吃粗茶淡饭,这也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一时就没办法能改变,他就认为吃肉不好,所以就经常说儿子家有三头猪。他就不知道这个话该怎么说好了。李老汉想回自己的家,他就找出许多理由,说春胜你就送我回去吧,我出来时水龙头忘关上了,另外春香她也不会做饭,咱家冰柜里还有不少饭呢,我不回去那就都得扔。  后来儿子便被他磨的没有了办法,于是便给妹妹打电话,说我在这边把爹送上车,然后再仔细告诉售票员一声,让他们到时候提醒爹下车,你就在那边车站等着接他。  照实说这个过程不会出问题,可李老汉却偏偏就在排队的过程中去了一趟侧所,结果回来时他就上错了车,并且连随身的包裹也扔在了站台上。  儿子把爹安排好之后他就上班去了,他认为爹肯定不会出问题,结果晚上妹妹打来电话询问,他们才知道爹已经走丢了。  李老汉上了一辆方向相反的车,因为当时那辆车马上就要发了,而那个售票员正在高声呼喊着,说还有没有要上车的了?李老汉就以为人家是在喊他,于是在慌乱中他就上错了车。  结果这辆车就拉着他走出去三百多里地,而到了终点时,售票员便管李老汉要车票,这时他却如何都找不到,摸遍了所有的衣兜,那张票就是没有了。售票员因为也是忙于去交车,另外也跟他讲不明白,于是便冲着李老汉摆了下手,人家就不想再与他犯话,结果就再没有谁能知道他来自何方。李老汉下车之后,他根本就不认识路,情急之下,他就象只无头苍蝇那样四处乱转起来,后来他就遇到了李勇和崔浩。  再说李老汉的女儿,自从爹走失了之后,她便三番五次的来找哥哥,她就以为顺着爹上车的这个线索肯定能找到他,结果沿线她就找了好几个月,可根本就没有谁见过这样一位老人。但李春香并不死心,她如何也不相信爹从此就没有了下落。  那天崔浩拉着李老汉来到临县的一个小镇子里,这时便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崔浩告诉李老汉,说你就在车上等着我。崔浩让李老汉坐在车上,他的意思很明确,一是这个季节外面天气凉爽,另外他也希望路过的人都能注意到李老汉。李春香这个时候她就走了过来。  崔浩在驴辆车上支起一个凉棚,后面还挂上了一幅广告,上面写着七个大字,我捡到了一个爹。可这时车尾就冲向饭店那边,另外李老汉正歪着头瞧着饭店,他非常听话,因为每天好吃好喝的又能坐着驴车出来到处去玩,就有点类似于游山玩水,他现在非常开心。  李春香走过来时,其实她已经看到爹了,但只是瞧见了一个背影,她就没有认出来。  爹走失了已经有大半年时间,他出门时穿的还是绵衣,那个颜色李春香记得清清楚楚,她也知道爹这会肯定穿的是夏天的衣服,可与爹走个迎面,他就没有发现,因为李老汉这会正瞧着饭店那边,他已经饿了,并一心就等着崔浩给自己买吃的。李老汉这会身上穿的是崔浩的短袖白衬衫,头发也剪的很短,李春香就如何都没有辩认出来,她就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爹。  李春香顺着小镇子的街路朝前走,她沿途在粘贴着寻人启示,而这个时候,崔浩便买好了包子从饭店走出来,他把包子交给李老汉,说你先吃吧,我得赶紧去再粘几张告示。  崔浩粘的这个告示,与李春香粘的那个差不多,因为是同一个人,只是衣着有一些变化,但稍微辩认一下就能发现这是一个人。崔浩也是顺着这条街路朝前走,他也是提着一罐浆糊,他就专门寻找电线杆子或比较明显的地方去粘贴,于是他便看到了李春香粘贴的寻人启示。崔浩当时还一楞,他觉得那上面的人很熟悉,于是他便长长叹了口气,心想人老了真不容易,竟然就还有和李老汉差不多的人也走丢了。 共 628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死精症医院排名有那些
昆明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癫痫的患病症状都有哪些
标签

上一页:你不配

下一页:情至深恨离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