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信息港

当前位置:

村里来的年轻人

2020/02/15 来源:营口信息港

导读

村里来的年轻人一蔡家沟村非常闭塞,蜿蜒至山顶的乡间小道已经被肆意疯长的野草淹没了踪迹,新建的水泥路如飘飞的绸缎,坚硬、却不失柔美的曲

村里来的年轻人

蔡家沟村非常闭塞,蜿蜒至山顶的乡间小道已经被肆意疯长的野草淹没了踪迹,新建的水泥路如飘飞的绸缎,坚硬、却不失柔美的曲线,从山顶缠绕着,几经回环,再落入那个小山沟。

萧老爷子正在路上走着,肩上的背篓里装满了新鲜的猪肉。他七十有五,脚步虽不如年轻时来得轻快,却也要个小伙子才能赶上。这会儿,他正寻思着:哪颗柏树方便砍些树枝?以是冬月,春节在即,那些子女孙辈们快回家过年了,自己可是要给他们多备些腊肉,不然,都还以为我真老了,不能做事了。越想越开心,每次元宵过后,村里那些老人总是会对他说:就老萧还有福气,过个年,他们家就有平时全村人加起来那么多。是啊,哪怕你有钱,哪能顶上家里人多有面子。萧老爷子的嘴角不自觉的往上扬了扬,哼起了自己唱了一辈子、却永远被大家嘲笑跑了调的老曲子。

从山顶传来的嘀嘀的喇叭声穿破了整个村子。萧老爷子往路边靠了靠,抬头往山顶望去,一辆银色的面包车正朝山下驶来,大喇叭还在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没等他听清楚,面包车已经停在了他的面前,他一惊,赶忙往后退,穿军绿色胶鞋的脚踩在路边的枯草上,还能感觉如针尖的野草好似要穿破脚底。

大爷,来搭个车呗。

一个穿棕色皮夹克的小个子从车上跳了下来,扶了萧老爷子一把,顺势,把他肩上的背篓接了下来。

可真沉啊!大爷,你精神真不错,有六十几了。

啥六十几呢,我都七十五了。

这可真没看出来,瞧你这背篓猪肉,给儿女准备的吧?赶紧上车,够沉的,我们捎上你一段儿。

我不认识你们啊?再说,你们也不知道我去哪,顺路不顺路啊?

你走路的,肯定也不太远吧,我们就是到蔡家沟,根据乡里的安排,向在家的村民推荐一些新型的、健康的产品,总之,就是送健康下乡。

皮夹克的小个子说着,晃了晃自己的胸牌。那是用蓝色绳子挂着的,萧老爷子也没看清楚什么字,反正有照片,还有个红色的印章。

我就是这个村的,没听说有什么安排啊?

哦,这年代就是不方便,想当初,村头那大喇叭一喊,谁都能听见,现在都用通知。大爷,你应该不会用吧?我们用发在了群里,年轻人都知道,你们家孩子肯定在用。

我见过,我孙女整天拿着,就像对讲机一样,可以说话。

大爷知道的不少嘛,厉害,像你这年龄知道的可不多。等会我们就会给村民们开会,你也来听听?

说话间,几分钟的功夫,面包车就到了村里的学校。说是学校,现在已经没有一个孩子了。在家的都是一些老人,孩子也跟随父母在外地上学,当初的学校就变成了敬老院,几个孤寡老人歪歪斜斜的靠在门边或是墙角晒太阳。老萧家离得近,自己便把猪肉背了回去。

大爷,等会记得来听讲座,关于长寿秘籍的,记得帮忙叫上那些邻居们。

穿皮夹克的小个子男人还在对萧老爷子的背影喊着话。

车上陆续下来四个人,为首的皮夹克搬下来一张桌子,大红色的绸缎往上一铺,一个带着金色奖字的大箱子便稳稳的落在上面。另外俩人抬着一张巨型海报,正在小个子的指挥下,用绳索固定着。就地取材,在操场边两棵就近的树干上,尼龙绳缠绕了几周,海报便四平八稳的站在了两棵树中间,风一吹,就像扬起的船帆,有轻微的吱吱声。

红色裙子的姑娘正在调试着音响和麦克风,只一扭,甜美的声音便从大音响里挣脱出来。

各位村民,应乡的邀请,我们将在此地举办一场健康知识讲座。请各位抓紧时间,一个小时候后开始,讲座结束后,会有各种纪念品赠送。请各位相互转告。

放下背篓的萧老赶紧招呼着老伴。

你快点叫上后面那几家人,学校操场在举办活动,组织的,让我们都去参加。

萧老太应承着,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忙不迭地摘下围裙,将一缕花白的头发别于耳后,又拍了拍膝盖上的泥土,转身朝屋后走去。紧挨着的邻居就三家,许是听见了音响声,相互招呼着,说笑声中锁好了门。

没出半个小时,陆陆续续的都来到操场上。萧老戴着一顶崭新的皮帽子,边上的绒布反卷着,和大家打招呼。不少人自发带来了板凳,叽叽喳喳的议论着开会讲什么话题。只见红裙子往桌子旁边一站,酒窝深陷,随即来了个90度的鞠躬。

各位大爷大妈、大哥大姐们,我们是九阳公司的职工,你们可以看看我们的工作证。此次联合当地乡,也算是为了新产品的推广工作,特意举办了一场健康知识讲座。我们已经在其他乡镇举办了多场,并且在乡都有备案,今后逢赶集日,你们可以去乡询问的当经济不断进步的今天,我们已经从年轻时候的吃不饱饭、到吃好,发展到今天,已经是营养过剩了。习总对农村、以及留守老人给予了充分的关照,不光是要吃好,我们还要懂得长寿之道,以更健康的姿态,让享受生活的时间无限延长。

皮夹克带头鼓掌,人群开始躁动。

你们那是没见过啊,集体生活那时候,煮一大锅清水,漂着几片油菜叶,上面全是虫子,可每个人都望着锅,生怕自己少舀了一片。

红裙子微笑着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

我们这一辈的人都知道你们辛苦了,所以,在剩下这段或许有限的时光里,我们要注重健康和保养,让不得不面对的那刻离我们更远。九阳致力于研发,有很多新产品面试,今天,我们就带来一款净水器,等会我们会让你们亲眼看见科技的神奇,以及我们自认为干净的泉水到底有多少肉眼看不见的微生物。

切,说了半天,卖东西的啊。

何九生站了起来,顺手拎起地上的小板凳。

大哥,我还没讲完呢,再耽误您几分钟,钱在你口袋,光天化日的,还能被谁抢走啊?

想想也是,何九生心里嘀咕着:我倒要看看你们搞什么花样。

既然是和乡联合推出的此次活动,那我们九阳肯定是要让大家得到的实惠。首先,我们今天是不卖这些产品的,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带的也不多,几台样品而已,以供展示。其次,我们今天要把这些产品免费提供给大家,供大家使用后,给我们做个回馈,以便让我们的新产品得到更多的推广。

还送啊?

是的,可是我们赠送产品不多,公司也需要运作,不能纯义务啊!为了公平,我们将进行一个抽奖,只有中奖的才能得到我们的免费产品,我们会亲自上门安装。名额只有三个,请各位安静,千万要听清楚自己的名字哦。

人群立刻静了下来,只能听见偶尔的一声咳嗽。

抽奖正式开始了。个,陈秀兰,陈秀兰,在吗?

在,在,在。

人群里一个老太太站了起来,满是皱纹的脸上挂着一惯的微笑,敞开的花棉袄一扇一扇的摇动着,忙不迭的往桌子靠近。

大妈,恭喜您,运气真好,个就中了。接下来的两个名额已经在我手上了,请大家听好了。何九生,何九生,萧施民,都在吗?

啥?是叫我吧?

萧老爷子很兴奋,怕自己没听清楚,赶忙问了身边的人。

是你,是你。

老萧,你运气可真好。

是啊,总说人走旺家门,连财神爷,都去光顾他们几家了。

人群里打趣声一阵阵的传来,萧老也赶紧走上前去,桌子旁边的三人各自抱着一个大箱子,在皮夹克的指挥下合影。两个男人收拾着海报,红裙子退到了一旁去。

各位大爷大妈们,活动已经接近尾声,大家可以各自去忙了。我们马上去他们三家安装净水器,这款新产品的价格是5360元,大家今后可以去他们家看看,如果感觉好,可以和我们联系,届时,我们将送货上门,免费安装到位,这是品牌,所有售后服务都可以去镇上的专卖店,他们会告诉你们如何处理的。都散了吧。

人群还在嬉笑打闹,萧老家近,赶忙领着皮夹克和另一个穿黑色呢大衣的男子,抬着纸箱晃晃悠悠的去了。

几分钟的路程,走过一道田埂就到了。皮夹克男子介绍着,净水器需要安装在储存水的地方。小村子还没通自来水,萧老家去年刚在房顶上安装了一个不锈钢水桶,做蓄水用,就装在三楼,眼下,怕是也只能放在那了。萧老太还在和村里的人谈笑着,小板凳夹在她的腋下。

萧老领着皮夹克俩人上了三楼,两只鸽子在水桶上来回踱步,看见来了,扑棱着翅膀向房顶飞去。

萧老,您看看,这水里怎么会干净啊,病菌可是我们看不见的,再小的缝都能爬进去。一看你家条件就好,置办的那么齐全,子女们也都孝顺吧?

这个是,我们老萧家可是热闹的,全村谁不知道啊?

轻松的聊天声中,很快就装得差不多了。

大爷,我们还有些东西没来,明天再来装。这个净水器肯定是送的,但是公司怕落入我们私人的口袋,所以需要开据收据,并且为防我们偷懒,接下来还有一系列的产品跟踪,你本来需要给我们5360的,但是,您老是中奖的,所以就可以给你五折,现在只有2680,你可别告诉其他人啊!

啥?不是说免费吗?那么贵,我可不买。

萧老一扭头,连同头上的皮帽子也揭了下来。

我不是还没说完吗?这个钱只是为了向公司证明我们确实落实了这次活动,并且,在接下来的跟踪服务里,我们将逐次的返还您,直到全部返完。实际上你一分钱没花,纯属推广活动,帮我们宣传一下质量。

那我哪知道你会不会还我啊?再说了,我家里可没钱,今天你看见的,刚买肉,就那几千块钱的腊肉了。

我们明天还会来安装的,您今天给我一百就好了,我会给你开一百块的收据,然后当场返还你五十,这么大堆东西,五十肯定值吧?

萧老没说话,有些犹豫的盯着地上那堆东西。不锈钢水桶上已经安装了一些管子,那管子做工也很好,锃亮,还没照见皮夹克男子手上的戒指。

大爷,九阳可是知名品牌啊,镇上就有我们公司的专卖店,再过两天就逢集了,你可以去问的。这些大品牌哪个不要三五千,况且,我都会全部返还你啊,现在看个感冒,没个五百走不出医院吧?钱不值钱了,不享受,那就是存在银行的一个数字。

可是我现在没钱啊?

没事的,你就先给一百块定金,明天我再来安装,就我看刚才大家对你那架势,随便去哪借点还不成问题吧?

这是,两千来块我还是借得到的。

一看大爷就是一诺千金的人,放在这我也放心,天也快黑了,我们要早点赶回去。这山路,真的太危险了,要不是公司做活动,怕是这辈子,咱爷俩都不会认识了。

我老萧的为人你放心,你们也不容易,是要注意安全啊!

那麻烦您老签个字,余款还有2580,明天下午安装了、调试好,保证教会您了我们才走。

萧老签了字,解开外套,里面有个暗袋,袋口还有一条隐形的拉链。整整齐齐的叠着一沓钱,一块、五块、十块,还有两百多呢,昨天女儿打的钱来,早上赶集才取的,全部买了猪肉。

萧老太这会儿才到家,依然夹着小板凳,在田埂上就看见萧老爷子围着楼顶上的不锈钢水桶转悠,侧歪着头,皮帽子斜斜地扣在头上。银色面包车已经开动,蜿蜒着在那条缎带般的水泥路上晃悠。

叮铃铃的来电铃声如同泉水般清澈,萧老太从斜挎着的布包里掏出。她努力的看着上面的名字,好像是四儿。

妈,你在干嘛呢?

哦,老四啊,刚才村上开会,我去了,又和他们说了会儿话,就快到家了。

开什么会啊?我爸没去啊?

去了,他先回来,是乡里和哪个公司来搞健康讲座,我们家还中奖了呢,都眼红,说我们家运气好。

能给你们什么奖啊?又中了包洗衣粉?

小四在里和妈妈开着玩笑。家里就剩父母了,兄妹四个离得远,为防不测,大哥发动家人每天给家里打个。有没有话说不重要,只要听着两个老人、报了平安就好。

才不是呢,净水器,名牌的,说要五千多了。你爸先回家了,还包安装。

啥,你们被骗了吧?哪有那么好的事啊,快回家去看看。

骗什么啊,乡组织的,中奖的人才有,一分钱不要呢。

别说了,你赶紧回去看看我爸,我过几分钟打给你。

萧老太听见儿子着急,也担心会有不妥,便赶紧放下凳子,没敢停下喘口气就直接奔上了三楼。萧老还在定定地看着净水器,用一块旧毛巾擦拭着水桶,自言自语地唠叨着:

这挨千刀的鸽子,还跑到这上面拉屎,人家明天还来呢,多难堪啊。

小四来了,问有没有要钱,说可能是骗子。

什么骗子啊,东西不是在吗?还真以为我老糊涂了啊,刚才给了他一百,又返还了五十,这么大一堆,还不值五十啊?

小四又打来,并示意母亲要父亲听。只听得萧老爷子咆哮着:

人家哪骗了我吗?全村都去听了讲座的,乡组织的。我是没看见乡的人,可人家都说了,两天后逢集,我们可以去问啊。

听萧老如是一番的讲述,饱经江湖的小四更加肯定父亲被骗了。不禁着急了起来,这一百还是小事,万一来人骗得老人去取钱,晚辈们又都在外面,他哪经受得住这打击啊!想想都害怕,便在里埋怨起了父亲。

你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也糊涂了啊,央视前几天不是才曝光了这种骗局吗?你每天看就不长点记性啊?

谁说我被骗了,东西不是在这吗?就算他不返我钱了,有东西在就算买啊,为什么你总说骗?只准你们买,就不准我买啊?不就两千多块钱吗,我不要你们的,我自己出。

萧老对着一通咆哮,狠狠地把摔给老伴,又揭下皮帽子,拨弄着那本来就很短的花白头发。

小四赶紧在群里招呼家人。

你们赶紧打回去劝劝咱爸,被骗了,2680呢,就买个净水器,明天才付钱,还来得及阻止。

啥?咱爸还有受骗的时候?我前几天才打告诉他里曝光的那些骗局,他还说自己倒没事,就是怕咱妈受骗呢。

爷爷会被骗,没可能吧?

叽叽喳喳的语音让这个群顿时沸腾了。听说对方明天还要来收钱,到底是年轻人火大,作为孙女婿的小陈首先发飙。

等会我就打,明天叫上几个人去,让他全部拆走,还真以为家里没年轻人撑腰啊。敢拿着欠条来要钱,当场就让他走不了。

你别说话,年底了,不能惹事。要不,咱们报警吧?

孙女小小自小怕打架,首先想到的自然是求助警察。

不行,那么偏远,警察才不管呢?

还是先轮流打吧,劝醒老爷子,只要他不拿钱,对方也不能明抢啊!

叮铃铃的来电一通接着一通,老爷子对每个来的人一顿怒火,竟将放在了角落。老太太没敢说话,看着他从卧室拿出了手电筒,将皮帽子正了正,似乎要出门。

天都黑了,你去哪儿?

我出去借点钱,明天安装了好给人家。

你还是等等吧,万一真是骗子呢?

不是有东西在吗,这还能叫骗?我老萧说话那是铁板钉钉的,临入土了还食言啊?

老爷子出门了,天已经黑定,还能听见有鸟儿飞过,扑棱着翅膀的长鸣。打回来的老大听说父亲出门借钱,即使有火,也只能在群里发。彼时,老爷子将藏得妥妥的,任凭怎么清脆的铃声,也丝毫不能叫谁听见。

要不,给村长打吧?

不知道谁的这句话让群里的人又有了主意。对啊,村长离得不远,如果找他了,他肯定会出面。商量后,由老大打。听完了描述,村长当即拍板:

前几天才给全村开会,讲了防骗的知识呢!老弟,你放心,你们在外面的就安心赚钱,给二婶说,只要那些人明天来要钱,让她马上给我打,我一定出面处理好。

那就谢谢了,本来我女婿想找人过去的,年轻人终究气盛,我也怕惹出麻烦不好收拾。但是,如果你不方便出面的话,我们就还是自己处理。

没问题,没问题,就这都不叫事儿,我一定办好,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告诉二婶,明天那些人一出面就给我打。

事情好像有了一些眉目,两个老人都不接,已是凌晨,那群,也安静了下来。

吃过午饭,萧老就在屋顶转悠,歪着头,瞪着那锃亮的水管,不时抬头看看山顶,那如缎带般的水泥路若隐若现。心中不免也有些慌乱:他们会出现吗?

不一会儿,山顶传来了嘀嘀的喇叭声,一辆银色的面包车出现在了山顶。

我就想嘛,果真还是言而有信的。

萧老有些得意,再用那块破毛巾擦拭了一遍不锈钢水桶,然后快步下楼。

一行四个。穿皮夹克的小个子走前面,白色的纸箱在手里晃荡,后面有一个背着工具箱。面包车停在学校操场,萧老迎了出去。老太太赶紧给村长打,可里却出现了忙音。

没等到那些人动手,老太太的就响了,是大儿子。

那些人又来了,你爸已经借了钱,村长也不接,我怎么办啊?

妈,您别急,叫那群人听。

老太太将递给了小个子。有些漏音,听见老大在里高声说着:

你们有本事把东西卖给年轻人啊,骗那些老人有意思吗?什么净水器啊,就那山泉水,用得着吗?你也不会编瞎话,家里都没水压,怎么用得了净水器啊?信不信我马上报警啊?

哥,怎么是我骗呢,东西可都在啊。

小个子显得有些无力应对,萧老却在一旁发了火。

把挂了,我七十几岁的人了,还当不了个家啊!

听到这样一吩咐,小个子迅速安排手下的人开动,萧老只能在一旁看着。花花绿绿的电线,不出十分钟就接好了。接下来教萧老看说明书,告诉他使用方法。小个子很仔细,一遍一遍的讲,还不停地问萧老有没有看懂,不明白的又讲,直到老人露出微笑,满意的点点头。小个子满脸堆笑:

大爷,你看这天也黑了,我们还要赶路,一百多公里呢,全是山路。看您老也是爽快人,咱们投缘,这样,我再私下给你打点折,刨开零头,您就再给我补1600,我还会把清单出给你。到时候清单我就写全款补齐,5360。好吧?

老爷子递给小个子一根烟,从那有拉链的暗袋里拿出了钱,数了好几遍,递给小个子的时候,还提醒他再数数。

好好好,我相信您老,就不数了。

已是黄昏,银色面包车在那条水泥路上飘忽。直到翻过了山头,萧老才下了楼。

萧家的会议照例开始了,老四发起了个语音。

给大家汇报一下今天的情况。咱爸还是把钱给了,并且他很高兴的告诉我,那东西可好了,打开一会儿,就能喝热水了,还有个可以喝凉水的开关。

啊,1700,就买了个饮水机啊,哪是啥净水器啊,就是个烧开水的。

唉,破财免灾吧!已经这样了,还好没有太大的损失,该求多福了。

哈哈哈

欢笑声飘了出来,带着调侃,老四继续说道:

春节回去你们就不用烧开水了,带着自己的杯子去接就行,但是千万要记住,不能全部挤在那,那东西一次烧得不多,人多了供应不上,别把咱爸急出病来。呵呵!

那啥,一人出两百吧,还真让他自己出啊。

老大突然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

我刚才打,咱妈说,爸爸昨晚就发现被骗了。之所以还要给钱,是因为新鲜,他确实想要那个东西,其次就是觉得自己说出去的话,哪能黄了啊!等那些人走了后,咱爸还笑着说:人家几个人忙了两天,如果一分钱不给,这黑灯瞎火的,要是出个车祸,自己这辈子怎么心安啊!

哈哈哈

这是安慰谁啊?

管他安慰谁呢,人没事就好,损失不大。

不对哦,他们不是说当时抽奖了吗?几个陌生人,带着事先准备好的箱子和奖券,他们是怎么知道村民名字的啊?

啊?

啊?

文清粥小菜

陕西省第二人民医院
新疆尔自治区第二济困医院预约挂号
癫痫病医院青海哪家好
盐城妇科医院有哪些
泰安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